首頁>廉潔山東>廉政廣角

君子洲畔居君子 青蓮作對喻清廉

來源:山東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時間:2019-08-22

海邦初到值炎天,郭外芳洲吐瑞蓮。

信是將軍不好武,可知君子有余研。

連枝影向波間出,並蒂香從雨後傳。

我亦臨池清玩久,雙翻荷葉自田田。

  這是一首描寫“君子洲”蓮花盛開時的詩歌,作者是康熙三十一年任登州知府的任璿。

  “人間仙境”蓬萊不但有爲人熟知的蓬萊閣、三仙山等名勝,還曾有過一片“君子洲”。

  康熙版《蓬萊縣志》有記:城西北濠,明嘉靖巳酉郡守周嶅始浚泉植蓮,聚土隆之爲洲,結廬爲亭,題曰“君子洲”。

 

  君子者,人格高尚、道德品行兼好之人也,而蓮爲花之君子,清泉又可濯塵。崇尚君子,敢作君子。這就是周嶅“浚泉植蓮”,構築君子洲的緣由。

  周嶅,江蘇常州府武進縣人,嘉靖二十年(1541年)辛醜科殿試金榜第三甲第一名同進士出身,初授大理評事,因恤刑關隴,有仁明聲,于嘉靖二十八年(1549年)升遷登州府。

  周嶅爲人本就具君子之風。清光緒《武進陽湖縣合志》中記載,周嶅“爲諸生時,道逢一妪,以衣質錢,爲人所绐,嶅質襕衫與之。歲祲,家人苦饑,嶅持課金歸,道遇死者,買棺瘗之。”“以憂歸,囊橐蕭然。既卒,禦史周如鬥助葬之。”乾隆版《江南通志》中也說,周嶅“廉潔峭直,官登州守,除猾捕盜,人服其神,以憂歸卒,貧不克葬,禦史周如鬥爲助其費。”作爲一個州府的最高行政長官,死後竟沒有下葬的費用,還是同科進士、以副都禦史巡撫江西的周如鬥資助,才得以安葬,可見其清廉高潔。

 

  在此之後,時任登州副總兵吳有孚于明萬曆三十七年(1609年)、時任登州知府陳鍾盛于崇祯十年(1637年)又分別重修君子洲,並立起“咫尺蓬萊”“顧瞻君子”兩座木坊。又至清康熙五十一年(1712年),時任登州知府李元龍在君子洲上增建堂庑,取名爲“蓮洲書院”,直到乾隆十六年(1751年),知府張勤望對蓮洲書院進行了重修後,改名爲“瀛洲書院”。

  張勤望,四川遂甯人,清朝康熙雍正年間一代廉吏張鵬翮之孫。張勤望年輕時隨祖父治理黃河,因實心辦事,京察一等,升爲戶部郎中,署安徽甯國府知府。乾隆十一年(1746年),先署山東萊州府篆,旋署登萊青道,補登州府知府。任職登州期間,勸課農桑,獎善懲惡,作育英才,政聲遠播,曾被百姓贊曰:“不愧天下清官張相國之孫。”

  在“蓮洲書院”時期,書院大門上有“披襟清遠”匾額,並刻有對聯一副:

采華作佩贻君子

卷葉爲杯醉谪仙

  此聯的絕妙之處在于嵌入“君子”之名,並以“谪仙”喻洲上書院中人如“谪居世間的仙人”,更在于“采華作佩”“卷葉爲杯”兩個詞組的運用。

  既然是“蓮洲”,“采華作佩”當然是指“蓮花佩”,而“卷葉爲杯”則爲“荷葉杯”。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蓮花象征著純潔與高雅、清淨和超然。所謂“君子無故,玉不去身”,古代的文人墨客多喜歡佩戴雕刻爲蓮花形的玉佩,以示自己的清高。而明清時的爲官之人,又以“蓮花佩”寓意“一品清廉”。(孫慧銘)